双途:前尘篇【33】 解脱

小说: 双途   作者:隽秋   回目录  举报
    没过多久,太阳已经爬来床头,喜儿进来,见秋沐依旧还躺在床上,没有起床。

喜儿以为秋沐生病了,特地关心的跑到床边,问道:秋沐小姐,你是人不舒服吗?    秋沐没说话,两眼无神的往天上看着,摇了摇头。

    那秋沐小姐还不起床,是为什么?难道是为了琉雪少爷的离开。

    秋沐听到琉雪两字,本来干涩的眼眶,渐渐发红,眼看着眼眶又要被泪水湿润了,她难过的钻进被窝,用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一是,不让喜儿看到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二是,她现在也不愿意在和喜儿交流下去,秋沐现在不想听到琉雪这两个字,很显然,这势必会让她本来就很难过的心,更难受上了几个度。

    喜儿见状,也知趣的不想再问下去,只能道一句:秋沐小姐,早饭和洗脸水以及换洗的衣服我已经放在边上了,你一会儿起来,记得洗脸吃早膳。

    喜儿说完后,就从房间里出来,顺带带上了房门。

    秋沐在床上躺了很久,虽然很累,一夜无眠的她精神却开始异常的振奋,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甚至有点焦躁,后来还是因为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她才起了床。

秋沐在简单的洗漱后,坐在了饭桌边上。

    没想到,今天的早饭居然是豆花和油条,被调好了味并搅拌好的豆花就像秋沐第一次吃的那样的配方,酱油葱花,简单的很。

只不过自己起的有点晚了,摸着装着豆花的碗已经有些凉了。

秋沐拿着勺子,舀了一口,这豆花已经凉了,没有温润如玉的口感,咽下肚子的豆花冰的有些刺激肠胃,而起秋沐发现虽然这豆花看着一样,但是吃起来的味道就相差甚远,这碗可比平时琉雪弄得咸多了。

    秋沐在均尝过豆花和油条的第一口就放弃了这两样东西,她正准备起身出去走走,却发现装着油条的盘子下,好像压着什么东西。

    秋沐好奇的抽了出来,发现是一个封的很严密的信封,信封上写着秋沐妹妹亲启,琉雪亲书。

    是叶琉雪的信!    秋沐激动的撕开了信封,将信拿了出来。

    薄薄的几张纸,上面有着叶琉雪的笔记,上面洋洋洒洒的写了一些叶琉雪对叶秋沐想说的话。

    秋沐妹妹,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叶家一天了。

我特地安排了下人,在你用早膳的时候交付于你。

我特地让人安排的早膳,没有我在你身边给你打点这些,不知道下人拿来的豆花和油条不知道还合不合的胃口。

    叶琉雪说的话仿佛在与秋沐倾诉一般,秋沐看着,鼻子有些酸酸的。

    其实我也并非不告而别,其实在我生辰那晚,我本想告诉你我要离开叶家庄出去游历的事情,但是我想着我的离开对你的打击一定很大,对你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因而我命令下人们绝口不提这件事,让我亲自来跟你说。

在和爹爹一起享用晚膳的时候,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直至到你回去的时候将我送你的银杏簪子落下,我才找的机会去找你。

可是我正准备与你开口讲的,但是你又变着法的给我礼物,变着法的让我开心起来。

对于你对我的关心,我更是没有勇气跟你讲,因为我害怕看到你难过的样子。

最后我于心不忍,回到自己房间,才写的这封信,用这封信传达我对你的道歉。

    秋沐看着信件的内容,眼泪已经不自觉的留下来,滴落在信纸上,上面的字被泪水打湿,有几个字已经往边上晕开了,秋沐紧张的用衣袖擦了擦信纸上的泪水,又拿衣袖胡乱的擦了自己的脸。

    还有爹爹和喜儿,你不要对他们心生嫌隙,爹爹对我是万般不舍,喜儿虽然只是一个仆婢,但是一直在叶家庄,在我们这里当差已经很久了,而且她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和爹爹也早就将她当做是自家人,爹爹和喜儿对于我的离开,难过的程度也不亚于你。

至于你师傅,你千万不要怪他,是我自己吩咐下人去假传他的召见,我为的是我能不见到你,怕你看到我的离开,伤心难过,这样我好不容易坚定下要游历的心就要被你击垮了。

我出去游历对于我是一件好事情,我可以开拓自己的眼界,去增长自己的所见所闻,通晓江湖中的是是非非和人情世故,我相信等我游历完回来,一定会变得很优秀,我要让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叶琉雪。

我的离开对于你也是一件好事,过去你总是依赖我,我的离开还能让你一个人换一种属于你自己生活方式在叶家庄生活下去。

    叶曲,对于你是一个好师傅,我相信他也可以把你教的很好,等我游历完回来,一定要看到你已经将疾风剑法习得是样子,我相信你!最后一定要答应我,你一定要在叶家庄好好的生活下去,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我期待几年后与你的重逢!叶琉雪书    秋沐将这封信看完了,尘封在秋沐体内昨日的郁结和难过被被这封叶琉雪的留信击碎,秋沐化作泪人,她趴在桌子上哭的撕心裂肺、梨花带雨。

这一哭也许是一件好事,把秋沐的一直以来的心事给捅出来解决了,叶琉雪的离开让她自己学会该如何自己成长。

    秋沐回到了羽林轩,一切还是和原来的一样,喜儿也没有因为琉雪的离开而感到难过,她依旧做着平日里该做的事情,琉雪的离开,于喜儿而言,只是少了一个要服侍的主子罢了。

    秋沐还没有从琉雪的不告而别的悲伤之中脱离出来,夜深了,秋沐还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脑海里尽是自己与叶琉雪的画面,包括初识、练武场的提拔,就连每天早上吃早饭、上学的画面都历历在目。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