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权天下:第十五章 恢弘洞境【上】之无烬之海

小说: 凰权天下   作者:夜叶烨爵城少   回目录  举报
    没毛病,就他了。

    求收藏,求评论

    晚了一天,sorry。

    求收藏,求评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无烬之海,无烬之海,顾名思义,就是没有灰烬的意思摔!怎么可能!

    无烬之海位于整个黄成大陆最东面,也是传说中,离仙人最近的地方,这是每一个黄成大陆修炼之人努力的最终目标,传说,当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便可以横跨无烬之海,到达另一片大陆,求以长生大道。

    但传说之所以被称为传说,便是因为从来都没有人做到过,整整一千年,也就是黄成大陆最开始有文字记载的时候,除了那最初的一百年有人离开了黄成大陆,从那以后,再无他人,就像是一个断层,但更像是一个遗忘之地,被外面所有人都遗忘的地方。

    无烬之海与南耀的惠天河不同,它不是单纯的有水横在中间,也不是单纯的有船便可以过,在无尽的蓝滢滢的海水之下,隐藏的是成片的蓝色火海,属于大海的危机,它一样儿也没少,数不尽的漩涡与暗礁之下,潜藏着无数危险。

    独特的环境,让船难以通过,不是没有人不想渡海而过,而是在一次次的失败下,选择了向现实低头。试问,您见过谁家的海,不但吞船还带吞修为的!所以大多是人不是被危险所害,而是因玄力衰竭而死,所以便有人估计,要度过无烬之海所需的灵力储备,起码要在修为达到十一级八星才可以通过,但在黄成大陆,八级已是顶级高手了,十级更是闻所未闻,所以,这潜台词便是无人可去。

    当刘珏跟着众人来到无烬之海的沿岸时,一块写着‘遗’字的大大顽石立在海前,朱红的字上布满了暗斑,宛如血迹,还兼着残留的剑意,让人望而生畏。

    放眼望去,大片灰色的茫茫戈壁下,蓝的发亮的海水,一次比一次用力的击向石岸,兼着玉碎瓦全的精神,击起朵朵白色的浪花,如一片片碎玉,带着最后骄傲沉入海底,蓝色与白色在天地间翻涌,带着石破天惊的气势,携着万千火焰,扑面而来。

    刘珏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了,为了公平起见,在‘寥兮学院’的各大家族的子弟都回到了家中,为家族迎战,因为说实在的,‘寥兮学院’实在不差那么点儿人。

    除去特殊的‘寥兮学院’,站位先是按国家实力来排,四个大国一字排开,属于各个国家的小团体再各自抱团,之后便是其他的一些势力、个人和小国,刘珏数了一下人数,抛去各个势力领队的人,不多不少,正好一千人。

    这一次恢弘洞境比以往晚了一些,规则也稍稍有所变化,但一些规则还是和之前一样,五十岁以上的修者或武者请自行离开;进入时仅能带入本命法宝或武器、避水珠与辟火珠、丹药和一枚储物戒指,违背以上规则者,将不被秘境承认,会被自动弹出。

    以往的玉牌被龙倚望所代替,如遇危险可捏碎‘龙倚望’,捏碎后将被弹出秘境,秘境中所得的一切将无法带出。这次秘境由我与菩蕴国的守风大师还有云容修者合力开启,秘境开启时间为期一月,时间一到请各位修者或武者自动捏碎玉牌,延期者,只能等下次秘境开启。

    秘境中死伤不论,请大家好自为之。

    说话的是‘寥兮学院’现任校长,石井生,国字脸,剑眉,声音雄浑,长得倒是挺正派的。

    每次开启秘境的三个人都代表着三股势力,以示公平,一方是‘寥兮学院’也代表了四方城;一方是四大国;还有一方便是各个小势力或个人。

    听到是菩蕴国的守风大师后,刘珏有一瞬的镇楞,她远远地看向雷断云,她记得,雷断云对她说,这次来的人应该是他爷爷,他连请帖都看到了。雷断云察觉到了刘珏的目光,微微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每年四大国的人都是轮换着来的,玄牝国和南耀都已经派过人了,只剩下励穆国与菩蕴国了,是菩蕴国到也没什么,可是这请帖是早便下的,为何会临时换人呢?

    一个月前在南耀的相聚,他们用‘击鼓传花’理了一遍思路,一边把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夹在里面,一边进行总结,每年轮谁去,有点人脉的心里都有数,一般都是透明的,就像这次每个人都早已默认了是雷家的雷坤,可是这次,却没有任何消息传出,便换了人。

    刘珏,蹙了一下眉,环顾了一下四周,很快她便发现,菩蕴国的大多数人,和‘寥兮学院’的学生似乎都早已知情,可是雷断云、高容净和沧江潮似乎也不知情,漏掉了什么呢

    似乎就是他们相聚的那天,刘楠是晚上回来的,跟的是另一趟船,比高容净他们晚了三天,高容净似乎在宫里也说过‘寥兮学院’好像搞了个秘境普及,雷断云他们着急要来一次南耀便没有参加,变故只能是在那时。

    思索间,石井生、守风、云容便已飞到空中,只见石井生将一块成人手掌大小的黑色牌子扔向空中,牌子也不掉,就那么在空中悬着,三人同时向其中注入玄力,只见那块牌子通体发光,光晕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变得越来越大,约莫有半柱香的功夫,三人的额头已是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突然白光猛地一晃,刘珏便感觉到挂在腰间的两块牌子开始拉着自己朝着空中移动,有不少人的腰间挂着五六块牌子,早已被拉到了空中。

    这时,天上隐隐传来石井生的声音,道:不要抵抗。

    接着就是一阵巨大的失重感,刘珏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红光,接着就不省人事。

    嘶、嘶——

    唰、唰——

    刘珏就是在这么一种诡异的情况下醒来的,黄沙漫天,连绵的沙丘,还有在刘珏身边的一圈蝎子、蛇和蜈蚣,好嘛,掉到大漠里来了。

    刘珏看着周围的‘可爱小生物’感到头皮发麻,思索片刻,看着逐渐逼近的毒物,刘珏凌空而起,从怀中掏出扇子,开始撒扇子里的暗器,先是银针,不过浸过毒的银针根本不适合用在这上面,虚张声势了片刻,那毒物便不再惧怕,刘珏只得开始掺杂上玄力,效果倒是好了不少,针无虚发,招招中标,给刘珏留下了喘息的机会。

    不过那毒物就像是永远也杀不完似的,源源不断地从沙子中钻出,刘珏知道自己耗不起,干燥的沙漠不但没有一丝水汽,而且连玄力元素也没有丝毫,很快,刘珏就感觉到了玄力输出开始变得滞涩,但是停下玄力的纯物理攻击根本无法击碎那些毒物的外壳。

    那些毒物形成了一个包围圈,随着时间逝去,包围圈也越来越小。

    刘珏想了想,将扇子在空中挽成一朵花,手法极快,口中轻念:残红折怒,烧。

    倏地,扇子的顶端便喷出一道火舌,刘珏就看着毒物最薄弱的地方猛烧,然后一路高歌前进。

    这扇子叫瑔瑓,可以说是刘冉当初给的那把,也可以说不是,刘珏这两年得了不少好东西全砸在这宝贝扇子上了,材料也还在不断替换中,可以说是刘珏的本命法宝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