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31章 柳大春有心机

    那你问问你娘,为什么一早上到我家来呗。柳雅笑了笑,又道:你这闺女还真是孝顺,娘亲伤了不在家给她治伤,也没有床前床后的伺候着,竟然有心思先来找我们家问罪?巴不得你娘早死呢,还是盼着我把她直接打死,你们多得些赔偿,还有人替你们买棺材了?

    你,你说什么?你竟然咒我娘死?你才该早死。傻丫头又疯又傻,看我不揍死你。柳冬梅说着,挽起袖子就要往前冲。

    但还没迈开腿,就被她哥哥柳大春给拉住了。

    哥?柳冬梅诧异的回头看着自己哥哥。明明说好了要一起教训柳家的傻丫头,怎么这会儿却拉着自己了。

    柳大春却是眯着一双死鱼眼,眉毛跳了跳,问柳雅道:芽儿妹子,你是说我娘自己上门找茬喽?就算我娘不该到你家来,可你打人总是事实。我们来了也不是和你打架的,就是想要问问,这件事如何善了。我娘亲找大夫,总要给钱吧?这钱你给多少?

    钱?柳雅被气乐了,笑了两声才道:我早就说过了,欺负我们柳家的,我必定十倍讨回来,打伤了人,我也会赔一文钱了事。不过你们家嘛

    柳雅拉长了声音又顿了顿,才道:一文钱也没有。这是你们的娘欠傻丫头的,我不过是连本带利讨回来。我柳雅念旧、也记仇,拿了我一文钱,我照一两银子的打回来。你们的娘当初打断了我的肋骨还打破了我的头,今天还能给她留条命,不是想要便宜了她,而是盘算着以后她还敢上门找茬,我继续打,打够本。还有,我叫柳雅,而你还不配叫我芽儿。

    哗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笑起来。不过随即又有不少的唏嘘之声。

    因为他们屏山村还真没出过这样的横人,居然敢说这样的话。不过看柳家傻丫头的架势,倒真是不像是说假话。

    柳冬梅也被柳雅的气势给镇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拉了拉她哥哥的衣袖道:哥,咋办?咱们俩过去打她啊。

    柳大春也怔了一下,把柳雅仔仔细细的又打量了一遍,发现柳雅的眼神里闪着真实的冷意,毫不是装出来的。分明是一个十一岁的少女,站直了身高才勉强到自己胸口,可那如标枪般挺直的脊背,和凛凛的气势,绝对可以让人莫名的生出几分的畏惧来。

    柳大春抿着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冷笑了一声,冬梅,走,回家。

    柳冬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尤其是这么多人都围在院外看着,她觉得就这么走了很没面子。一把扯住柳大春的胳膊道:哥,你没听到那傻丫头的话吗?她说的多猖狂啊,就好像她打人还有理了?

    回吧,她不会给钱的。闹起来,也未必好看。柳大春说完,扯着妹妹出门了。同时还道:都散了吧。一笔写不出两个‘柳’字来,我们毕竟还都是本家,不能给别人看了笑话。

    说完,柳大春头也不回的拉着柳冬梅走了。

    柳大春一走,周围看热闹的人就觉得没了热闹好看,也都三三两两的散了。

    不过还是有人不停的念叨着,说柳家的傻丫头虽然不傻了,可是真像是疯了一样,说话冲不说,打人也敢下死手。

    等人都走光了,渐渐安静下来,柳絮儿才从屋里头出来。看看外面被踢翻的水桶和晒干野菜的架子,眼泪都要下来了。

    不过,柳絮儿刚才在屋里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实在也是不明白,为什么柳大春竟然带着柳冬梅就这样走了。

    柳絮儿问道:雅儿,大春哥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他咋带着冬梅就这么走了?

    柳雅眯着眼眸,看着柳大春和柳冬梅离开的方向,点点头道:嗯,没错,这个柳大春确实不是个好相与的。以后记得不要往来,事事提防着点。

    柳絮儿见柳雅和柳树都出去了,竟然愣住了,端着碗心里发虚,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去。毕竟柳絮儿还是怕的,她知道这次柳雅是又惹祸了,他们家可没钱赔啊。

    柳雅前脚刚迈出门槛,迎面就见一个黑乎乎的物事朝自己飞了过来。柳雅下意识的要躲,却想到了跟在自己身边的柳树。如果她躲开的话,那柳树必定要挨了这一下。

    想到这儿,柳雅一弯腰,将柳树护住了。

    砰的一下,飞来的水瓢打在了柳雅的肩膀上。不是很疼,却让柳雅再次起了杀机。

    柳雅将柳树推到身后,慢慢的站直了身子,转过头来,冷眼向院子里看去。就看到一个面皮白净,却长得有几分獐头鼠目的年轻男子和一个少女也同时向自己瞪过来。

    那白面男子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不算是少年了,身材很高,略显清瘦。一张脸如果不是那眼神显得太猥琐,倒是有几分的俊朗。只不过下眼袋很大,眼泡浮肿、发青,让人看着就是一副不知节制的风流相。想必,这个就是三婶的儿子柳大春了。

    而男子身旁还站着个穿红衣裳的少女。约莫着和柳絮儿年纪差不多,长得吊眼梢、宽鼻头,却长了一张小嘴,嘴皮子很薄,一看就是个爱挑刺、卖弄的主儿。这少女应该就是柳冬梅。

    水瓢是你扔的。柳雅直接女问刘冬梅,同时眼眸寒彻,带着一股子迫人的威压。

    柳雅能够根据子弹打过来的弹道,判断出开枪的人的准确位置,现在不过是个少女扔个水瓢她自然不会分辨错的。

    柳冬梅本来仰着脑袋,一脸的不愤。只被柳雅这么一问,就蔫了几分。身子往她哥哥边上靠了靠,这才有了底气,大声道:我是找你来算账的。你打了我娘,现在我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你得赔钱。

    哦?想不到你还挺孝顺啊?柳雅冷笑一声,口气显得很是随意。

    是啊,我和哥哥都很孝顺。我们心疼我娘,才来找你评理的。你说,你凭什么一早上就打伤了我娘?柳冬梅叫嚣着,还往前凑了一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