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2524.第2524章 海盗旗?

    沧千澈道: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种毒药的配方。如此看来,只能出海去鱼族了。

    大海苍茫一片,风浪更是不可预期,出海本来是不得已的选择。

    可现在又一条线索和鱼族有关系,看来也只有出海找到鱼族这一条路了。

    柳雅又道:另一个发现较怪了,不知道对我们出海会不会有影响。澈,你跟我来。

    沧千澈好的跟着柳雅回到屋里,见她的桌乱七八糟的摆着很多东西。大部分是一些药**和白瓷杯,那是柳雅临时充当实验器皿的。

    但是在桌子的一角,一块铺在白布的破布被展开,压平,反而占据了显眼的位置。

    柳雅径直走到那块布旁边,说道:你看看,这面似乎有什么花纹。不过我不敢清洗,因为布已经腐朽了,稍微用力可能会碎掉。

    沧千澈也来到桌边,顺着柳雅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块黑糊糊的布,应该是他们在石洞的角落里找到的那块。

    原本柳雅以为是普通的包袱皮,或者是窗帘一类的东西。但是展开之后在阳光下仔细辨认,发现那布隐隐的透出金丝,还有一些暗色的花纹。

    后来柳雅将一块白布垫底,将那块破布整块展开、铺平,再小心翼翼地用棉球沾去了面的灰土。

    那块布显露出特殊的花纹来。但花纹是用与布同色的丝线绣的,不是在阳光下几乎分辨不出来。

    而那布里确实夹杂了细微的金丝。金丝被拉的头发丝还要细,数量不多、织法也不密实,所以一时间没有被立即发觉。

    沧千澈先是用手摸了摸布的质地。因为有些地方布丝磨损的较厉害,露出了里面薄薄的一层金丝,沧千澈仔细的看过那些金丝之后皱了皱眉头。

    柳雅道:是不是觉得很不一样?一块看似普通的黑布,竟然是夹杂了金丝织的。

    这不是普通的布,应该是船的旗帜。沧千澈似乎是在努力的搜刮着记忆,然后道:海风浪很大,普通的旗帜被海风吹过容易破损、断裂,所以一些较讲究的船只会挂一面金丝织的旗帜。当然了,有这样标志的船都不会是普通渔船,要么是正规的水军旗舰,要么是大的海盗船,

    柳雅暗自吃惊了一下,道:是不是海盗船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沧千澈点了点头,道:我云穹国的水军也是用这种金线织的旗帜,但花纹不是这样的。这种黑色的旗子大部分都是海盗船才会用到的。但是这种暗色的花纹,我并不知道是哪一支海盗船用过的。

    这更怪了,明明可能是鱼族的一个临时落脚点,却发现了一面海盗旗。

    柳雅用手摸了摸那旗露出来的金丝,又抚了抚旗子的褶皱,推测道:我们发现这旗子的时候,它是被随意丢弃在角落的。会不会那些消失的人也是被突然带走的?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个石洞里没有人长期生活的痕迹了。可能那些人还没有住到冬天,已经被带走了。

    至于里面收拾的那么干净,任何线索都没有留下,则可能是人被带走之后,这里的一切都被打包销毁或是带走了。

    只有这面旗帜和那个破了的罐子,被随意丢弃掉了。

    沧千澈道:如此推断,可能这两拨人是对立关系,或者是仇家。把人带走之后,这面旗子是被当作不耻和不屑的东西随意丢在了地,还被践踏之后留在了角落里。

    柳雅的眼睛一亮,道:会不会是一群海盗躲在了石洞里,后来被水军或是仇家找到了,然后人被带走了?

    有这种可能。但是我们云穹国的海防册没有记录这件事。沧千澈答道。

    如果不是云穹国水军做的,那会是谁来抓人?这些人会是鱼族出来的海盗吗?

    沧千澈拍了拍柳雅的背,将她耳畔的发丝顺了顺,道:雅儿,你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去近海的衙门和水军哪里去问问,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回来之后我们再商量出海的事。

    柳雅答应下来,便洗漱一下去休息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晚,沧千澈也回来了。不过看他的表情并不乐观。

    柳雅道:澈,有什么消息吗?

    大体没有什么进展。沧千澈摇了摇头,道:不过我向临海的衙门问过了那个突然消失的村子,也查了最近四十年关于海岸线各个村子的记录,又找到了两个地方,可能和你师父所说的村子相似。

    柳雅一边吃着晚饭,一边道:那我们明天去看看?

    不用了。沧千澈道:我找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接去过了。两个村子距离不远,但是没有什么发现,都只是普通的渔民而已。

    沧千澈说完,还翻出他带回来的地图,道:这两处地方并没有在师父标记的地图之,但是在海防图有所记载。只不过渔村很小,渔民都安分守己,也没有人身有纹身。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