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2649.第2649章 我要点旧东西

    转到后屋有个小隔间,里面放了个博古架。知了一进这小隔间,寨主是好一阵头疼。

    他千怕万怕,是怕知了来兜他的老底。要说新东西不要,要旧的,那什么东西又旧又值钱?古董啊。

    寨主虽然不是画鉴赏大家,也不懂哪个朝代的花**值钱。

    可是他们去大户人家打秋风的时候多了,眼力还是有些的,这隔间的博古架也着实有几样好东西。

    知了却觉得这寨主根本不是化人,博古架面摆的东西不伦不类,乱七八糟。

    她拿起一只碧玉的酒壶,对着亮光照了照,摇摇头又放下了。转而又拿起了旁边的一只白玉山子掂量了一下。

    寨主的心跟着知了的手拿起、放下,而不断的悬而又悬。

    知了摇头道:不行,这东西看不出新旧,又是玉的,肯定值钱。我不能要。

    寨主一听,立马点头如捣蒜,道:是是是,知了小爷体恤,我们整个寨子的家底这么点了。都是老老少少的活命钱。

    我不动你们的棺材本,放心吧。知了说着又往旁边瞧瞧,看见墙边还立着一只箱笼。

    箱笼不大,但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应该本身有防腐、驱虫的作用。

    知了走过去,寨主的心又悬起来了。连忙道:那里面也没什么好东西,是几幅字画。

    我本来也不要你们的好东西。知了走过去,直接把箱笼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几卷画轴。

    知了随手拿起一幅,不过没有展开看,随手放下了。翻了两下,从最底下拿出一幅最小的画轴,眼睛是一亮。

    知了把画轴拿起了看看,道:这画轴好旧啊。木质都发黑了,装裱也泛黄了,这几处边缘还磨损了。估计是时间太长了。

    是是,很多年了。起码有三百多年,是一位

    行,是它吧。知了说完,把这卷最古老的三百多年画卷往胳肢窝底下一夹,收了。

    啊啊!知了小爷,这,这是古董。寨主好一阵的肉疼啊,连忙摆手道:这是我太爷爷留给我的。我们家祖不是土匪,是秀才。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宝贝也没有几件,这是其之一。

    值钱?知了看看手里的画轴,道:如果是你太爷爷的东西,我还真不好意思拿。

    对对,我太爷爷给我的,是他太爷爷给他的。寨主连忙说道。

    那这箱子也挺旧的,我要了。知了说着,把手里的画轴朝寨主一扔,随手把那只箱笼给提了起来。

    知了来到了水潭边,把她那把四十米长的哦,不是,是一米四的大刀拽了出来,直奔山。

    知了的小口袋里其实有银子的,都是这些日子寨主接济给她的。

    不过知了不敢当着爹爹和阿爹的面拿出来,她怕爹爹和阿爹要问这钱的来处,她说也说不清楚。

    往山的路走了一半,有小喽罗点头哈腰的跑过来,殷勤道:知了小爷,今天的鸡已经准备好了,一只烤着,一只炖着。因为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来,所以都火先煨着呢。

    嗯,我今天在寨子里转转。你们有什么不要的东西吗?给我两件。知了说着把手里的大刀挥舞了一下,道:新的不要啊,要旧的,越旧越好的。

    呃,这个得问问我们当家的了。小喽罗不敢答应,只得往老大的头推。

    知了也不再理会,反正这山寨里下下的百十来口人,没有一个人能打的过她。一起她也不怕,大刀一挥出去,要命的都躲开远远的,不要命的早断气了。

    来到山,照例是寨子里的人热烈欢迎,站在寨子前面的空地,等待知了小爷的检阅。

    寨主明明是熊一样的身材,可是却没长着熊一样的胆子,脖子缩的乌龟还短呢。

    知了进了寨子,直接大步的往里走。那寨主觉得今天形式不对,立马悄悄的去问那个接知了山的小喽罗。

    小爷说,要点旧东西。我说得您做主。喽罗说完,小声道:这小爷是闹哪样?

    我哪知道。寨主挠挠后脑勺,硬着头皮跟了知了的脚步。亦步亦趋、点头哈腰的问道:小爷,听说你要点旧东西?该不会是

    说到这里,寨主的脑门噌噌冒汗,脑子里冒出来的想法把自己先吓了一跳。

    知了也不想多解释,把小手一挥,道:退开点,我自己转悠转悠,看意的我才要。你们放心,我不要你们的新东西,家具、珠宝也不要,要点旧的哈。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