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2636.第2636章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等到漠和阿宁都走了,沧千澈赶紧过来,看看柳雅手的伤。

    柳雅道了一声:没事。然后坐下来解开手帕,重新给自己药、包扎。

    沧千澈看了良久,直到柳雅包扎的布条打了个结,开始收拾东西了,才道:雅儿,你还有什么打算?

    打算?柳雅抬头看看沧千澈怀里还在熟睡的小宝宝,反问道:我们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沧千澈用眼神打了个问号,一时间真是想不起他忘了什么。

    柳雅用手摸摸小宝宝的脚丫,满脸温柔母爱的道:我们还没有给宝宝起个正式的名字呢。小芷玥是我们的孩子,他也是。我现在找不到芷玥,但是我不能忘记自己还是个母亲。

    沧千澈这才想起,他们出来几个月了,宝宝从满月跟着他们东奔西跑,有时候还要风餐露宿,却真的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

    甚至皇几次派人来催,要让这个孩子尽快的入宗族谱,可是沧千澈都给推了。

    沧千澈看着怀里熟睡的孩子,说道:那雅儿你给他取一个吧。芷玥的名字是我取的,你挑的,现在宝宝的名字交给你来取。

    柳雅笑了,她感谢沧千澈的细心。沧千澈那么懂她,怎么会不知道她已经给宝宝想好了名字呢。

    柳雅深深的看着宝宝,说道:溯,沧溯。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柳雅说完,沧千澈愣住了。细细味那句话的意思,眼眶也湿润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央。

    母爱也是爱,柳雅觉得用这句话来思念她的小芷玥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自此,沧氏皇族的宗谱多了一位皇长孙沧溯。

    小宝宝的名字有了,却不想又一件事接踵而来。

    柳雅不吭声,只是默默地给阿宁诊脉。

    漠在一旁又跪了下来,一头杵地,向柳雅表示他的感谢。

    只要柳雅不怪罪阿宁、只要柳雅还能够伸出援手救一救阿宁,漠愿意立即去死。

    片刻之后,柳雅收回了手,说道:没事了,好好的修养,勤加锻炼,最迟三年应该可以自行走路。

    阿宁已经昏迷了那么久,能够在三年之内恢复已经算是一个迹了。

    漠听完之后喜极而泣,眼眶也是红红的。

    他向柳雅重重地叩头,又挪着膝盖跪向了沧千澈,再次叩头。

    咚咚的几声响过,漠跪着挺直了身子,突然反手拔出了匕首,猛地刺向了自己的胸膛。

    他无需再解释,也无颜面再跟着主子。以死谢罪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解脱。

    扑的一声轻响,血花迸溅。然而漠却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鲜血,手一松,匕首掉在了地。

    拦住他刺向胸口匕首的是柳雅,柳雅用自己的手挡在他胸前,匕首一下子刺入了她的掌心。

    沧千澈也惊了一下,连忙扑了过来。因为他动作大了,怀里睡着的孩子一下子惊醒了,哇哇大哭起来。

    柳雅连忙用另一只手去轻轻拍拍孩子,一边对沧千澈道:我没事。

    阿宁也哭着扑过来,不过她不敢大声哭,怕惊了刚刚又被柳雅拍着睡着的小宝宝,只抽噎着跪伏在柳雅的面前。

    柳雅朝沧千澈摇摇头,示意他抱着孩子先离开一点。

    沧千澈虽然还是满脸的心疼和担忧,但还是顺着柳雅的意思,起身离开一点。

    柳雅看了一下自己手的伤,幸好漠发现之后及时收力,匕首只刺入掌心半分而已。

    不过因为柳雅生完孩子之后没有恢复过来,一直都瘦的惊人,所以这一下也伤了一点点骨头。

    柳雅没有太在意,和一条人命起来,手的伤不算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