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2503章 幕后的博弈

    刚才沧千澈带头开始发射战弩,一时间火药弹四处爆炸。爆炸掀起的气浪可是不会分辨敌我的。而今烧起来的火势也是汹汹烈烈,几乎把皇上也困死在中间了。

    想必那唯一的缺口,就是沧千澈之前部署的时候留出来的。

    可再一想,柳雅不由得开始心慌。如果那个缺口是唯一能够从火海中逃生的出路,此时皇上从这里走,如果被敌方察觉之后堵在那里,岂不是更加危险?

    虽然下面的放火箭的弓箭手都乱糟糟的私下奔逃了,但这并不代表说之前发号施令的人也逃了,也不代表没有人能够找到那唯一的出路。

    那个能够在陈子远死后迅速集结了一千多名弓箭手,把皇上和八百御林军直接围在当中的人,才是真正幕后的领导者吧。

    沧千澈听了柳雅的问话,勾唇一笑。笑容此时在他的脸上就像是一朵午夜绽放的昙花,皎皎莹白、纯美无暇,瞬间绽放便是刹那绝世之美。

    可也是这样的绝美笑容,让柳雅觉得那是阿修罗举起的利剑,因为沧千澈的眼眸深处闪出了一抹绝世孤傲的冷澈。

    柳雅瞬间就明白了,高高在上的人注定孤傲清冷。沧千澈纵使被自己的感情所温暖、所牵绊,但终究保持着一份不容碰触的傲气在骨子里。

    而那个突然间改变这一切的人,此时正在这火海的深处与沧千澈对峙着。

    或许这是两强博弈,沧千澈无意之中就遇到了一个强悍、杀伐的对手。

    看来,这北通州真的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陈子远这颗棋子被安排的太过巧妙,也勾起了沧千澈心底的凛然。

    而此时正在向外突围的沧千渊和那八百御林军,无形当中就成了一个饵,是沧千澈诱捕那个暗处的人的饵。

    果然,在高处观察了一会儿之后,柳雅就注意到那些混乱的弓箭手之中,有一些人乱中有序,借着拥挤逃散的人群朝着皇上撤离的那个出口迂回过去。

    沧千澈眯了眯眸,显然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寻常。

    但他并没有去管皇上怎么样,会不会被伏击,而是把目光放在了那些纷乱的弓箭手之中。

    想必,那些人中间就有一个是运筹帷幄、发号施令的人。

    在那里。柳雅听见沧千澈低声的说了一句,随即就被他握紧了手腕用力一扯。

    柳雅随着沧千澈的身形一路朝西边飘忽纵跃过去,然后就看到一个矮小的石头门楼内,站着几个人。

    那几个人不是士兵的衣着,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富家子弟。而且有两个袖子上还沾着零星的火苗和黑灰,像是刚刚从火海里逃出来的。站在这里也是左顾右盼,一副失魂落魄还没有压惊的模样。

    但柳雅却注意到,居中的一个年轻男子一手缩在袖子里,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虽然他的脸上也有些许的黑灰,但头发一丝不乱,裤脚和衣摆都是平的。

    柳雅凭着直觉意识到,这个年轻男子绝对有问题!

    小÷说◎网 】,♂小÷说◎网 】

    沧千澈一共装配了十二架战弩。除了他现在和柳雅手里的两架之外,其余的十架已经按照部署分散到了最险要的地方。

    此时,其余的战弩接二连三的发射出来,呈遍地开花的架势,一下子就把那一千多名弓箭手给打散了。

    不只是打散了,更是打残了。

    一千多人乱起来,你踩我踏、你推我倒,除了特制的火药弩箭造成的巨大伤亡,自身踩踏的伤亡人数也占了一半。

    柳雅手里握着那架特制的战弩,手指放在扳机上按了按,但最终也没有叩动扳机。

    雅儿沧千澈从屋顶上跳过来,单手按住了柳雅手里的战弩,轻轻的从她手里接了过来。

    柳雅低垂下头,慢慢的道:我本不想这样。可眼前的火海炼狱皆因我而起,我知道你只是想要让我有一个报仇的机会,你想让我心里好受一点而已。

    确实,沧千澈就算是研制了这样的大杀器,可是他谁也没有说明,看来也不打算随意使用的。

    但是因为十七的死,柳雅完全沉默下去,几乎无法从那种痛楚中走出来。

    所以沧千澈为了让柳雅释放出心底的压抑、痛苦和自责,才把这样威力巨大的战弩拿了出来。

    十二架战弩,激发了十一架,每次都有十支弩箭射出。那就好比是十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加火焰弹在发射,敌人也是人,他们经受不住的。

    不,我是为了皇上的安危。沧千澈将两架战弩砸碎了随意的丢在了一边。

    这样的东西是不能随意留给别人的,一次激发之后就要损毁掉。沧千澈对其他人的要求也是这样的。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