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2238章 死者已矣

    阿宁也凑了过来,用手拢了拢墨玉已经乱开的头发,重新给墨玉绑了一个不是很漂亮但很利落的辫子。

    纵使没有胭脂、香粉或是木梳、钗坏,可是两人的动作无比轻柔、细致,尽量让墨玉变回最清丽、最整洁,又最安详的样子。

    两个女子细心的帮墨玉做了最后的装扮,还给她抚平了衣角,将衣带系好。

    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阿蒙达用感况下,又怎么能够挨过那几天?

    还有卿墨。柳雅忽然想到了被雪豹叼走的卿墨。

    虽然当时看到卿墨受伤不轻,而且那只雪豹一看就不是善茬,可柳雅总有一种感觉,就是卿墨并没有死。

    柳雅觉得那雪豹和这场雪崩有直接的关系。而卿墨很可能被雪豹叼到了一处洞穴,恰巧就躲开了这次雪崩。

    最疑惑的是,卿墨最后在豹口遇险的时候,竟然开口叫了一声救我。

    卿墨竟然会说话吗?可是他的声音柳雅犹在耳边,为何那么稚嫩,仿若是小童的声音?

    看卿墨的身材起码已经是十一、二岁的少年了,而且卿墨一直爱板着脸,眼神清冷静默,更显得深沉老练。

    可是他的身材又和五脏如此不相称,竟然像是被生生拉长了手脚一样。

    难道说,有着稚嫩嗓音和孩童般五脏的卿墨,其实就是个披着少年躯壳的小孩子?

    但这也太玄乎了吧?别说古代医学达不到,就连现代医学中的各种异体移植都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吧?

    一时间,柳雅坐在一旁休息却脑子纷乱,她满心的疑惑难以得到解答,就更不想就此丢开卿墨了。

    沧千澈也被换下来休息,他坐在柳雅的身边,问道:雅儿的意思是要去找卿墨,救他回来?

    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小说等着你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阿蒙达的哭声在这小小的雪洞里不断回旋,开始是悲切的嚎啕,慢慢又转成了哀情的抽泣,最后是绵绵的低俗,用番语说着不知是祝福还是回忆的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雪洞里没有被夯实的雪偶尔落下来,落在众人的肩头或是脸颊。

    冰凉的雪把所有人都心都浇了一遍,仿佛有那么一滴会留在心尖上,让人不住的随着那喃喃低语而轻颤。

    沧千澈也把手臂收拢,将柳雅抱得更紧了。

    这样的时刻,还能够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彼此呼吸可闻,才是一件幸福又幸运的事情。

    漠也看看被他护在怀里的阿宁,不由自主的慢慢靠近,在她的鬓间轻轻一吻,留下了他满腔的情意深沉。

    又过了良久,沧千澈才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阿蒙达的肩头。

    阿蒙达僵直的脊背颤了颤,慢慢的回头,脸上满是泪痕斑斑。阿蒙达,节哀。墨玉她柳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不仅仅是因为雪崩,还有那药的霸道作用吧。

    但墨玉撑不过去是事实,她只不过是早早放弃了余下的苦痛,走入了另一个世界。

    阿蒙达红着眼睛,用手背狠狠地拭去了脸上的泪痕,低下头去似乎想要亲亲墨玉的脸庞。

    可是他的唇还没有贴上就停住了,大手捧着墨玉的脸颊轻轻摩挲,最后又和她拉开了距离。

    即使墨玉已经离去,阿蒙达也不敢轻易碰触她,不敢最后一次纵情的亲吻她的容颜,那该是一份多么深切又痛苦的爱恋啊。

    柳雅也是由心的惋惜,可是生命毕竟是脆弱的,她就算是神医也回天乏力了。

    沧千澈摸了摸身上和腰间,最后从随身的兜囊里找到了一块白色的缎子。

    白缎的面积不大,只够把墨玉的上半身盖住。但白布的质地非常好,是轻软细腻的雪缎。

    沧千澈把白缎送到了阿蒙达的面前。他们现在能帮他的也只有这样了。

    阿蒙达接过那块白缎,眼神有片刻的茫然和不可置信。可是他再低头看看墨玉已经开始发青的脸色,和已经转灰的唇瓣,一行泪水再次漫过眼圈,滴落下来。

    柳雅挪了挪身子,从沧千澈的怀里挤出来,挪到了墨玉的身边。

    雪洞太小了,柳雅只能半跪着,还要弯一点腰。她把双手搓热,然后抓起一点雪在手里融化,又用这点点雪水去擦拭墨玉的脸颊,把墨玉脸上一些血迹和浅浅的灰尘擦净。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