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2441章 发现秘道

    三个人出了御书房,再次来到那扇小门前。

    记号并不清晰,不是匕首划出来的,而是用指甲配合内力随手刻下的。

    柳雅道:这扇门一般是用来做什么的?很小,不像是屋子的正门。

    沧千澈点点头,道:这是宫里放水龙的地方。如果皇宫走火,就来这里取用工具去救火。

    柳雅更加纳闷了,用手推了推门,道:秋影在这里只会放火,绝不会灭火,她没有道理来这里画记号。咦,门是从里面锁住的。

    柳雅以为自己弄错了,又试着往外拉,一样的拉不开。

    沧千澈也是疑惑,道:不应该啊。如果突然走水失火,那就要迅速抢救,没有道理把放水龙的门锁上,太不方便了。何况这里根本不会住人,怎么会从里面锁住?

    十七则是拔出了匕首,沿着门缝从上倒下的划了一遍。

    可是匕首插在门缝里,一路的划下去也没有受到阻碍,证明里面是没有门闩的。

    柳雅道:用力推一下试试。或许是什么东西堵在门后。

    十七点点头,收起匕首用双手抵着门板,微微运气向里猛推了一下。

    门晃了晃,也裂开了一条细缝,不过随即又阖上了。以十七的力道,竟然推不开一扇门?

    十七看看柳雅又看看沧千澈,这次是弯下腰用肩膀抵住门,双脚一前一后的开始用力,同时再次运起了内力。

    门里传来喀嚓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断裂了。

    十七顺势往前一顶,同时又收住了脚,以防自己被闪进门去。

    等十七站稳之后再去推,门慢慢的开了,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门口、一截断掉的木头,还有一道向下的楼梯

    小÷说◎网 】,♂小÷说◎网 】

    柳雅过去仔细的查看,就确定那记号确实是秋影留下来的。不过只是能证明她来过这里,没有具体的表达意思。

    柳雅皱了皱眉,对沧千澈说道:可能秋影来的匆忙,做了记号之后就朝里面走了。

    那有没有可能是离开的时候留下的?沧千澈猜测道:若是她来过,又匆匆的走了呢?

    柳雅再次检查记号,然后站起身来摇摇头道:不是。记号本身只是表明她当时在这里,来或是去没有固定的标准。不过我根据痕迹学来判断,这绝对是进去的时候留下来的。

    沧千澈和十七都表示对这个什么痕迹学的不解。

    柳雅就示意一边往里走,一边解释道:这只是针对观察和追踪的辅助学科。打个最简单的比方,我们都是右手写字,所以做记号都是下意识的记在右边,对不对?

    沧千澈和十七同时点头。

    柳雅就道:所以,这个记号跟我们在同一边,证明她此时也是和我们一样的方向,是要进去的时候留下来的。而如果她是出来的时候刻下的,那么就应该是在相反的方向。

    说着,柳雅还转了个身,举了一下右手。

    这下,沧千澈和十七都恍然大悟,道:明白了,出来的时候面朝外面,记号是在我们的左边。

    对。柳雅一笑,道:另外还有一些细节,比如落笔的轻重,横线或是竖线是否笔直,都可以大致判断这个人当时的情况。

    沧千澈听完一笑,深吸了一口气,道:傻丫头的这些怪理论,都是从哪儿学来的?你的那个梦境?

    柳雅一怔,目瞪口呆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沧千澈揉了揉她的脑瓜,道:对不起,那天听见了你和锦蓝说的话。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无论你是任性的、还是血戾的,我都能够理解,也都能够接受。我愿意站在你身边,或是让我站在你的身后也行。

    柳雅更加紧张了,她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曾经的过去她不想让沧千澈知道,是因为不想他们之间有隔阂。

    因为两人都好似相识在最初的年少时光,如果沧千澈突然知道她有着并不纯真、简单的童年,会如何看待她?

    沧千澈笑了笑,道:别诧异,我只是觉得,我的雅儿比我想象的更厉害、更坚强,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你,所以才对你更加的放心。

    是更加放心吗?是更加担心才对吧。柳雅觉得沧千澈之所以没有生气,是因为疼惜。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