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1657章 演戏

    皇后这话一说,沧千澈就皱起了眉头。

    柳雅也是听出了皇后话里有话啊。这是在说她自己是神医弟子,这伤痕可能作假?

    柳雅单手还勾着沧千澈的脖子,抬起小脸来朝着皇后微微颌首,道:谢谢皇后娘娘体恤。雅儿确实用了些止疼的药,就是为了伤情不会恶化。这事,能了就了了吧,我也不想麻烦。宫里的事情,我实在不懂,只是觉得腿疼,有点委屈。

    听了柳雅的话,皇太后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点点头道:雅儿倒是识大体,宫里的事情当然是多意思不如少一事。可祖母奶奶也心疼你,不会让这事白白过去的。

    沧千澈也一脸严肃的说道:皇祖母,我本来不知道这件事。但是听说雅儿受伤后独自回家去了,我才来找皇祖母和母后评理的。雅儿初到京城,做事都是谨小慎微的,不曾得罪过什么人,但不知这个天泽国的公主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要以为她也谎称落水生病了,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若是真的如此,那以后随便什么人都敢朝太子妃丢石头,皇族的威严何在?

    皇太后听完,再次看向了皇后,眼神里满是威压。看来,今天这件事就是沧千澈在借题发挥,绝对要一箭双雕。

    首先是三皇子和天泽国公主双双落水之后,估计皇后就会有给他们两个指婚的意思。

    而沧千澈就是要借此机会把指婚的事情给压下去,绝对不能够让天泽国的米伊娜公主和三皇子走到一起。

    其次,说柳雅受了伤,让皇太后站在柳雅这一边,就是在给皇后娘娘施压,逼着皇后不敢对三皇子过多的庇护。

    如果真的能够成功的话,那三皇子以后就绝对再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现在有了柳雅腿上的伤痕,冯叔盛的证词,米伊娜打了柳雅的事情看来是没有那么容易蒙混过去了。

    更多乡村言情流行 加公众号 hkdxsw

    沧千澈抱着柳雅大步的往懿宁宫走,冯叔盛也跳下了羊车,一路小跑的跟了上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柳雅双手勾着沧千澈的脖子,从沧千澈的肩膀看过去,就见冯叔盛还朝着她悄悄的挤挤眼睛。

    沧千澈却突然就低沉沉的说了一声:专心点。

    嗯。柳雅心里好笑,却立马就缩起脖子,整个人都依偎到了沧千澈的怀里。

    此时的柳雅比猫儿还乖顺,就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白兔。就差没红个眼圈来应景了。

    沧千澈微微低头,就看到柳雅此时的模样,心头莫名的一涩,声音极为柔和的问道:疼吗?

    嗯。柳雅还是这么小小的一声。却把沧千澈的心都给拧了个劲儿似的。

    沧千澈伏低了头,小声道:只能这样了。

    我知道。柳雅虽然还是摆出一张委屈连,可是却用只有沧千澈能够听到的雀跃声音说着。

    沧千澈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再次挺直了腰板,一脸威严的抱着柳雅一路进了懿宁宫。

    懿宁宫里此时已经亮起了灯火,皇太后居中而坐,也是一脸的严肃。

    而皇后娘娘也在,坐在皇太后的下手,身子倚在椅背上,看起来有些疲惫的样子。

    柳雅又悄悄地扫视一圈,没有发现三皇子的影子。

    没想到,却是皇后先开口问道:澈儿,雅儿的伤怎么样了?

    沧千澈沉着一张脸看向了皇后,又看了看皇太后,然后一声不吭的抱着柳雅径直走过去,在两人的面前蹲下身来。

    柳雅就被他抱着坐在了他的腿上,双手还搂着沧千澈的脖子,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却是默默的低着头,即尽可能的显得自己委屈又无辜。

    沧千澈仍旧是不说话,他越是不言不语的时候,气场就格外强大。

    就连坐在上首位的皇后都忍不住挪了挪身子,把一直靠坐的姿势改成了正坐。

    沧千澈扶了一下柳雅的背,让她在自己的腿上坐稳了,然后放开了抱着她的手,俯身来挽柳雅的裤子。

    柳雅立刻就把受伤的那条腿不动声色的往前挪了一点,然后由着沧千澈把她的裤管推高。

    柳雅的小腿又细又白,皮肤极其的光滑细嫩。而满室的灯火更是将她的小腿映照的如同白玉雕琢的一般莹白秀美。

    可就在这样的一条美腿上,一块青紫色的伤痕分外明显。加上小腿迎面骨几乎就是一层皮包着骨头,因而肿起来一点就非常的明显。

    沧千澈嘶了一声,显然是真的心疼了。然后一只手扶着柳雅的背,另一只手托着她的脚腕,将柳雅受伤的这条腿抬高。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