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1819.第1819章 手术顺利

    当然,柳雅对于这所谓的排名并不在意,但是皇上的影卫此时在什么地方,会不会干涉手术的进度她也是比较关心的。

    所以,沧千澈在这边布置好之后,柳雅就直接进了内寝。

    皇上已经坐进了一个木桶里,开始药浴。这药浴是为了清洁身体并消毒,药水也是柳雅特别调配的。

    程先生不停的在木桶旁边观察,一边是看看药液的浓度,一边是注意水温。

    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候,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再经过别人之手,需要亲历亲为。

    柳雅进来之后,皇上微微睁开眼睛,朝她点了点头。

    柳雅就问道:父皇,您准备好了吗?

    皇上一笑,道:朕倒是应该问问,你们准备好了吗?

    柳雅一笑,道:父皇请放心,雅儿一定会尽全力的。而且这个手术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其实外因反而更容易让我苦恼。

    说完,柳雅的眼睛左右看了看,道:父皇,您要确保影卫不会随意出来干预。至于外面,有裕贵人来帮忙了。其他人,严禁入内。

    皇上一笑,道:影卫的事情不用你担心,我已经和他说好了。朕也已经早就去探视过皇太后,并且请皇太后放心,不必在今天过来看我了。至于皇后,昨天朕也已经说明,今天是无论如何不许有人来打搅的,皇后自然也不会来。至于其他人,也是如此。

    柳雅听完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

    柳雅很干脆的说完,就开始准备手术的工具了。因为只有程先生一个人帮忙,沧千澈只能算是一个做杂事的。所以大部分的工作还是需要柳雅独自来完成。

    沧千澈把外面重新安排、检查了一遍之后,就进来给柳雅帮忙。

    程先生又把已经煎好的药汤给皇上服下,然后将皇上扶出木桶,让皇上躺在了特制的木床上。

    这架木床是柳雅让人打造的,和手术台差不多,比普通的桌子高,比床要窄,没有床头、床尾,方便前后左右的活动。

    皇上躺在上面,还盖了一块明黄色的丝绸,因为药力的作用也很快就睡了过去。

    柳雅把头发用帕子包住,把袖口挽起扎在了臂弯之上,以免袖子会突然垂下来。

    衣摆、袢带更是束紧了,全身上下又检查了一遍,确定并不会有哪里碍事,才去用药水泡了手,把手指都仔细的搓洗过。

    看着柳雅纤细雪白的手泡在褐色的药汤里,温度还很高,沧千澈眯了眯眸,很是心疼。

    柳雅抬头朝他一笑,道:没事的,不疼。

    嗯。沧千澈很想要走去,亲亲柳雅的额头。可是看到她泡的发红的手和一脸认真的模样,就只是站在原地没动。

    他很了解柳雅对事、对人的态度,从来不会因为外界的原因而放弃一点点应做的责任。所以,沧千澈也不会去干扰她,只会尽心的协助她。

    柳姑娘,都准备好了。皇上的情况也很好。程先生是负责手术时候的实时监控的。

    也就是说,没有血压计和心跳、脉搏的显示仪,程先生就负责用诊脉的方式来告诉柳雅皇上的情况。

    柳雅回应了一声,然后走到了木床边,深吸一口气之后,拿起了手术刀

    这把刀对她来说并不是很难操作,但是在沧千澈和程先生眼里,则是一把预示着生与死的工具。

    然而,手术却出乎意料的成功,柳雅自己都没有想到,过程会如此的顺利。

    首先,开腹之后柳雅发现皇上的病情比她预计的要好很多,看来用药物控制病情的方法做的很好。

    其次,程先生的配合几乎完美,甚至可以根据柳雅手术的进展给她一些建议和帮助。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人来打扰。

    手术从开始到结束,接近三个时辰但没到三个时辰的时间里。除了沧千澈偶尔的询问之外,外面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甚至连裕贵人布置在外围的战蟒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所有的情况都是反应良好,好到让柳雅都有些怀疑,他们之前是不是太过紧张了?又或是某一种直觉出现了错误?

    呼柳雅长出了一口气,剪断了最后一根线头,说道:缝合完毕,手术顺利。程先生,我们收拾一下吧。澈,把药方拿出去,命人煎药送进来。

    柳雅下了羊车,直接走上了通往皇上寝宫的台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许多宫女、内侍都在寝宫外面等候,看来里面已经被肃清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