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1169章 关于青梵公主

    开始只是静默无话,两人觉得是无声胜有声。但走了一会儿,沧千澈转头看了看柳雅,开口道:雅儿,我好像看到千濯了。

    二皇子!柳雅拉着沧千澈的手就是一紧,继而问道:你是说,你看到二皇子沧千濯了?

    柳雅不是聋子,她当然在沧千澈说出来的时候就听清了。但是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此时难以控制情绪的大声问了出来。

    沧千澈没有留意柳雅的表情变化,只是点点头道:虽然没有看清他的样貌,但从身形上来判断,就是他。只不过他穿着青梵人的衣服和战甲。

    柳雅默然不语,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口。她是给予肯定,证明那个人就是二皇子?还是假装不知道,继续保持震惊?

    沧千澈继续道:可我不解的是,如果他是以青梵人的身份出现,又为什么会救了我?当时他撒下一把药末,就把那些战蟒驱逐了。

    你是说,二皇子把战蟒驱走了?柳雅一时间脑袋当机,除了反问竟然不知道思考了。

    乱,心也乱,头也乱,让柳雅第一次摸不着头绪了。

    沧千澈点点头,这才发现柳雅不对劲儿。伸手将柳雅拉近了几分,问道:是不是夜里洗得太久受凉了?回去让厨房给你煮一碗姜糖水?

    不要。我没事。柳雅连忙摆手,道:澈,二皇子究竟是什么目的?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青梵?站在我们的敌对方,却又救了你?

    沧千澈道:你应该听过他的外婆就是青梵公主的事情吧?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的。

    原来,当年冯家长子出使青梵,不知道怎么就一留数月。回去之后不久,便有青梵的王送来消息,说有意与云穹国和亲。

    可历来和亲都只是嫁公主的,哪有送男子去入赘的道理?冯家人自然是不同意,这件事也就搁置下来。

    青梵的王又派人来说过两次,还有一次连聘礼都送来了,也答应割让一部分的土地。可冯家依仗着几朝元老的身份,自然是都给压了回去。

    再之后,就听说青梵的公主生下了冯家的女儿,就是后来的裕贵人了。

    虽然那位青梵的公主一直没有与冯家的长子成亲,但这件事情先帝与青梵王都知晓,后来将裕贵人接入宫中也是为了给青梵人一个交代罢了。

    如今二皇子回到青梵,也可以说是省亲。可是这个时机也未免太过凑巧了一些吧?

    柳雅听后微微皱眉,似乎是感觉抓到了一丝线索的尾巴。想了想,问道:那当年的青梵公主又怎么样了?有没有记恨冯家的人?

    沧千澈道:听说那位青梵的公主终生再未谈及婚嫁。在裕贵人被接回京城,送入皇宫之后的第三年,便离世了。

    柳雅眉头又蹙了几分,道:既然二皇子的祖母早就过世了,他还回来省亲做什么?而且他能够帮你,在青梵人中间的地位应该不低吧?这份权利又是谁给他的?

    柳雅的推断没错,如果说二皇子的祖母是青梵的公主,他也随之身份尊贵还情有可原。可是皇族之中人情也是浅薄,一个去世多年的公主,在如今的青梵还能有多大的影响力?

    何况沧千澈也说了,那位青梵公主终生未嫁。也就是说裕贵人在青梵没有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二皇子在青梵最多只是有些王族的亲戚而已。那他回来还有什么意义呢?

    暂时看来,这个猜测陷入了一个僵局之中,也根本无处查找二皇子的真正目的。可柳雅隐约觉得,真相就在一念之间。

    柳雅之前穿的那件兵勇服已经沾了血迹,又脏又臭的不能穿了。好在小五给她又找来几件新的。

    就是里衣没有带着很多,所以柳雅把现在身上穿的这件洗净了,晾在湖边的石头上。纱衣很薄,吹一会儿风就干了。

    等到柳雅重新穿好衣服跳上石头,就看到沧千澈倚在石头上,一腿屈起、一腿平伸,已经睡着了。

    柳雅也知道,自己有多累,他就有多辛苦。甚至于柳雅还有机会小憩一会儿,沧千澈却要一直紧绷着神经。

    从营地的安排,到兵力的部署,攻防的转换与战事的变化,都需要沧千澈一人之力运筹帷幄,他真的该休息一会儿了。

    柳雅放轻了脚步走过来,挨着沧千澈坐下,把他的头移到自己的肩膀上,让他可以枕着自己的肩头酣睡。

    纵使什么都不做,就这样陪着他,看着他纯美如画中仙般的俊颜,柳雅都不由得心头泛甜。

    沧千澈还是少年的时候,就美的令柳雅震惊。如今他已经成年,更是五官精致、线条柔和,美艳中却又不失刚毅的轮廓,不管是挺直的鼻梁还是有型的下巴,看起来都令人心头悸动。

    柳雅暗搓搓的觉得,这样美好的男人若是多情也不为过。可偏偏他对自己的心意那么真诚、专情,让柳雅都觉得好的太不真实了。

    月光轻移,照在一对爱侣的身上,柔和中带着甜蜜,仿佛是静夜中最美好的一卷山水画,画中最安逸的一对璧人就是他们两个了。

    不知道看了他多久,沧千澈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一颤,睁开了眼睛。正好对上柳雅一双翦翦水眸,瞳眸中更是情意流转。

    傻丫头,别想趁我睡着了占便宜。沧千澈说着,却勾住柳雅的脖颈,将她的头拉过来,在她唇瓣上重重一吻,道:我可要讨回来,别吃了亏。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