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1138章 露一手

    柳雅却全不在意,看出了十七的心思,就道:我已经和其他的三名军医说过了,你们是我带来的人,你们的伤也不假他人之手。所以除了我之外,就没有人给你们治疗了,要么忍着,等伤口严重恶化,要么老老实实的让我坚持。

    十七这才乖乖的让柳雅检查。一边还道:柳姑娘医术高明,我的伤口已经好了大半。我也年轻,身子骨底子也不错,总能挨得住的。

    柳雅听了就笑了,都能挨过去,还要大夫做什么?我既然来了,就是要做好自己的本分,我是来给沧千澈帮忙的,他身边的人、手下的兵,任何一个受伤了,我都要好好的医治。

    听柳雅这样说,那老军医这次直接就是吹胡子瞪眼,一脸的不服气,指着柳雅道:我敬同辈之谊,不是卖你这个小丫头面子。你师尊或许了不起,可也被你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给延误了。有你这样的徒弟,真是替你师尊不值。

    正好相反,师尊大人以我为荣哦。柳雅说完,又取了几包药。

    然后走到桌边,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军医老头,道:你所说的旧疾,不过就是痛风,加上年纪大了骨膜损伤,滑膜积液而已。要治疗也不难啊,要不要我帮你治治?

    什什么痛风、滑膜?老军医显然对现代的医学名词不了解,一脸厌恶的道:小丫头不要信口胡诌,我自己的病,我最清楚。

    说简单点,就是你常年爱吃火锅,可是火锅里有大量的嘌呤,会让你产生痛风哦。加上常年行军,让你骨头有所损伤,软骨磨损的严重,现在想要站起来就会疼的厉害。

    柳雅说完,低头在他的桌上翻腾了两下,随手拿过一本医书来。又翻开找到一页,上面画着个人体穴位图,柳雅就拿过毛笔,在上面点了几点,然后将毛笔一丢,道:按照这几个穴位,有天池穴开始,自上而下行针,每次留针一刻钟;七日后改为涌泉穴开始,自下而上行针。如此反复轮回三组,可有奇效。

    说完,柳雅抱着她翻出来的那几包药,走到门口,又道:若是有效,你可以来找我,我为你医治。

    你,你,小丫头你不要欺人太甚。那军医老头看着柳雅抱着药包走了,气得脸红脖子粗的。

    一把抓起柳雅给他指出的穴位图,就朝门口摔去。

    柳雅走了,他当然谁也砸不到。他的大徒弟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实在是拿师父的老顽固性子没有办法。

    但是当他走过去捡起那本医书,翻开柳雅所画过的那一页时,只看了两眼,就一脸的惊讶。

    那师弟看到师兄的表情,也知道情况有异,连忙凑过来一起看。看了之后也同样惊讶道:真是神奇,原来这几个穴位可以如此运针。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

    老军医看到两个徒弟的表现,顿时气着道:你们两个逆徒,在干什么?要把为师气死吗?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她胡乱画的东西你们也要看?

    师父,您来看看。这位姑娘确实有过人之处啊。她并未给您诊脉,可是她说的确实属实啊。您的饮食习惯和发病的症状也对得上。大徒弟说完,把手里的穴位图翻转过来,给老军医看。

    老军医本来不想多看一眼,可是也因为好奇就一眼瞄过去,结果也一下子就移不开视线了。

    结果,师徒三人凑在一起,把柳雅在那页针灸穴位图上的标注看了好几遍。

    最后那老军医眉头深锁,喃喃自语道:以我所知,普天之下用针如神的,除了神医竹心叟,再无人能出其右。可是这个小姑娘年纪不过十五六岁,造诣竟然如此之深!

    师父,那现在大徒弟捧着手里的针灸图册,手都有些颤抖了。

    老军医捋了捋胡子,道:来来来,先给为师针灸一次,试试这小丫头的医术如何。

    虽然嘴里还是叫着小丫头,但老军医的表情已经不是之前的那般轻蔑与不屑了。他虽是老顽固,可是对于真正有本事的人,也是由衷敬佩的。

    纵使他心中还有疑惑,可是对于柳雅只凭着观其外貌就得出的结论,也是认同了。

    柳雅没借着手术的工具,但总算是拿到了药。她也不再耽搁,叫上小五,直奔耿彬和十七休息的营帐。

    一边走,小五递给她一个包袱,道:柳姑娘,这是给你换洗的衣服。都是崭新的兵勇服,不过没有外搭的坎肩,就不算是士兵。

    小五说的那件外搭的坎肩,就是前后都写着一个大大的兵字的。如果不穿那坎肩,就是普通的短衫和长裤而已。

    柳雅谢过一声,将包袱暂时背上,又问道:哪儿能找到匕首?军营里有没有专门的铸造师父?或是随军修理兵器的工匠?

    小五点点头道:有啊。每十二营有四名工匠,专门负责弓箭和长短兵器的维修。柳姑娘有兵器坏了吗?

    柳雅摇头道:我还没有趁手的兵器呢。我只是想要打造几把合适的手术工具,就比如是小刀、锯子之类的。等到真正上了战场,伤员多了就需要这些的。

    小五听了摇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可以帮柳姑娘问问,看看哪一营的工匠手艺最好。

    好,谢谢你了,小五。柳雅说完,已经来到了一顶普通士兵的帐篷外。

    小五先上前,隔着帘子问道:柳姑娘来了,想见见里面的伤患。

    里面传来脚步声,然后就见十七撩起帘子迎了出来,道:柳姑娘,耿大哥已经睡着了。刚才还有两名军医来看过,说是他的情况暂时还算是稳定。

    柳雅道:那我先给你看看吧,你的伤也挺重的。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