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690章 送书的生意

    柳雅听后就笑了,道:再也不来,你不是背信弃义吗。你答应了那些小兄弟,还要来看他们的。何况,二姐还要来这里做生意呢,以后啊,常来常往的日子可不会少。

    小树儿一脸惊讶的道:啥?二姐,你要来学堂做生意?学堂里能有啥生意啊?都是些穷苦的孩子,没有什么钱的。

    柳雅把装着书的背包往小树儿眼前一晃,道:这不是生意吗?我在学堂里卖书,这总是可以的吧。

    小树儿道:二姐,我还想要问你呢,你屋里的那百十来本书是哪儿来的啊?都是新的,而且里面的内容还是一模一样的。不会是你买来糊墙的吧。

    噗柳雅给逗笑了,说道:我花了大把银子印出来的书,怎么就变成糊墙的废纸了呢。再说,咱们家新盖的房子,哪里用得着糊墙啊。我就要卖书赚钱呢。

    二姐,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你一下子弄这么多的书来,卖给谁去啊?书生也没有什么钱的。

    二姐的本事,以后你就知道了。说完,柳雅去解开了拴在树上的缰绳,把大黑马交给小树儿道:今天呢,你就跟着二姐在这古榆树镇学学做生意吧。我打算把剩下的这些书也找个地方送出去。

    说完,柳雅在前面带路,让小树儿在后面跟着。

    小树儿自然也是好奇,不知道二姐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就老老实实的跟着,尽心尽力的,像个小马童似的。

    柳雅带着小树儿也没有走远,而是来到了上次和那位程公子闹矛盾的书斋。

    柳雅在外面听着孩子们不断在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替小树儿高兴,也替他难过。确实是一群质朴的孩子,也都相处的不错,可是转眼间就要分开了,可能就此一别就会成为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这也是无奈又可惜的事情啊。

    果然,过不多久里面就寂静无声了,应该是小树儿已经和他们说了自己要离开的消息。再过一会儿,还是一片沉寂。

    柳雅甚至没有想到,小树儿的离开会给这些孩子带来这么沉重又压抑的气氛。

    接着,终于又有人出声了,纷纷对小树儿说着他们的家在哪里,让小树儿一定要去找他们玩儿。还有人一再的要求小树儿来这里看他们,接着又约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孙师兄也在外面听着,不时的看看柳雅,流出一丝惋惜和同情的表示来。

    柳雅趁着这个机会,对孙师兄道:我弟弟这次回去,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再来。我这里倒是有几本书,想要送给孙师兄。

    说罢,柳雅将她从家里带来的那十几本书拿出来,将其中的五本送给了孙师兄,道:这虽然是杂书,但是还挺好看的。孙师兄和孟师兄,或是其他的师兄闲着无事的时候可以看看解闷。不过这是个连载的合集,现在我也只有第一册,也在等着看后续的书册内容呢。

    孙师兄听说是杂书,显得有些尴尬,但既然柳雅说是送给他的,也就没有真正推辞,随手接过来,说了声谢谢。

    柳雅又道:孙师兄若是不喜欢这类杂书,也可以转借其他师兄啊。学堂之内读书总还是合乎规矩的吧,同学之间互相赠书不是也很风雅吗?

    孙师兄或许是觉得柳雅说出风雅这个词挺耐听的,便点点头道:也是这个道理。拿着书抬头看看左右,便将其中一本送给了相隔不远的孟师兄。

    柳雅心道:只要这书能够传阅,那便是一桩好事了。

    又过了一会儿,小树儿也从屋里出来了,还背着他之前带来的那一包衣服。严阅仍然跟在他身边,眼圈都是红的,看来是想要送送小树儿。

    小树儿也是红着鼻子尖和眼圈,跟严阅之间并没有什么言语,却是并肩一起走着。来到这边,严阅看看柳雅,颌首以示招呼,然后又走到孙师兄那边,对他道:孙师兄,我想要去送送柳树师兄。不远送,只到学堂门口。我也不会出门的。

    孙师兄应该是因为得了柳雅的好处和小恩惠,这次又拿了她送的五本书,因而也没有太过为难,点点头同意了。但是叮嘱道:一定不能出了学堂大门。不然,先生会严办的。

    严阅再次保证下来,孙师兄才点头道:那你去吧。快去快回。

    严阅再次行礼,谢过了孙师兄,就和小树儿、柳雅一起往外走。一路上,严阅仍然没有说什么,小树儿也变成了闷葫芦。但是柳雅知道,两个孩子的心里肯定都是不好受的。

    眼看着就要到学堂门口了,小树儿停下脚步,拍拍严阅的肩膀,小大人似的道:严大哥,能够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如果有空的话,我就回来看你们。若是你们又被董先生欺负了,我就回来帮你出气。

    严阅也拍拍小树儿的肩膀,道:若是我也在这学堂里待不下去了,我就去找你。小树儿,我们兄弟两个一起干出点样子来,扬眉吐气了,回头一起来教训董先生。

    小树儿听了,揉了一下红彤彤的鼻子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

    这一对异姓的好兄弟相视一会儿,又重重的捶了捶对方的胸膛,然后小树儿才转身拉着柳雅准备离开了。

    严阅在身后又道:树儿,你家是屏山村的对吧?下次再放假,我去屏山村看你。

    好。小树儿认真的点点头,道:我必十里相迎。

    说完,这才和柳雅出了学堂的大门。走出来之后,小树儿还回头看了看,眼见着大门关上了,严阅的身影也被一扇门挡住了,眼泪终于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不过,小树儿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就道:什么破学堂,老子还不稀罕呢。我二姐、二姐夫比你们这里的先生学问还高呢。说完,拉着柳雅的手道:二姐,走吧。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