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788章 琴留下,我会回来娶的

    雅儿,酒放那边,快来帮忙。沧千澈招招手,指着还在冒烟的火堆,道:柴火有点潮。

    柳雅答应着走过来,没想到刚刚蹲下,沧千澈就一挥手,把个手指头上沾的黑灰抹了柳雅一鼻尖。柳雅这才知道,这坏小子是故意诓了自己过来的。

    柳雅白了他一眼道:幼稚,就不会玩儿点别的?

    那好,玩儿个不幼稚的。沧千澈说完,猛地朝柳雅扑了过来。看那架势是想要抱住她。

    柳雅连忙闪身躲开,急着道:别瞎闹,小树儿一会儿就回来了。再说,你舅舅还在呢,这个距离到木屋也没有多远,他会听见的。

    我又没说做什么坏事,就是亲一亲而已。亲一下不会出声吧。说罢,不等柳雅跳开,沧千澈再次扑了过来。这次就被他抱了个正着。

    柳雅不想拼命的挣扎,好像装清高似的,又不是没有被亲过。索性就安静下来,把脸蛋凑过去,小声道:亲吧亲吧。尽想着占便宜,美死你了。

    嗯,真美,还是又甜又美。沧千澈油嘴滑舌的亲上一口。趁着柳雅不注意,在她的颈上也亲了一口,而且力道很大,嘬了一个草莓出来。

    柳雅一怔,脸就红了。可是亲都让了,这时候矫情不是有点多余吗?

    而沧千澈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将柳雅拥在怀里又紧紧的一拥,才放开手道:这柴火太湿了,总是冒烟,我去再找点干柴回来。你看着火,别让好容易烧起来的火堆灭了。

    柳雅点点头,道:快去快回啊。

    知道。沧千澈点点头,又忍不住拉过柳雅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这才一转身跳开了。

    柳雅蹲在火堆旁边,用一根树枝拨弄着冒着小火苗的火,烟还是有点大,不过火总算是着起来了。她却不知道,身后的竹林里,一个人影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转身飞快的跑开了。

    二姐,我来了。小树儿的声音从竹林外想起,一边走过来一边道:捉了两只山鸡,还有一条蛇。真不知道,蛇往那小篓子里钻干什么。难道说是要下蛋?

    嗯,也许是吧。柳雅心不在焉的答应着。又转头看了看,道:沧千澈去找柴火了,一会儿就

    说到这里,柳雅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里都带着一丝的惊讶和慌乱。

    小树儿发现柳雅的神情不对,急忙道:二姐,怎么啦?

    柳雅已经丢开了手里的竹枝,眼神四处看着,然后转身就朝木屋的方向跑。

    小树儿愣了一下,也马上就反应过来,丢下了手里的山鸡和蛇,朝柳雅追去。追了几步又跑回来,抱起了放在一旁的琴盒,又追了过去。

    柳雅跑到木屋前的空地上,只见木屋的门敞开着,一目了然的能够看到屋里是空的。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沧千澈是趁着刚才就已经离开了。他不想多说,只是怕离别的话说的太多,会不舍吧。可是这个傻瓜,难道他这样走了,自己就不难受吗?

    柳雅一步步的朝木屋走去,干涩的吞咽了一下,想要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留下,哪怕是一丝一毫他的痕迹也好啊。

    然而,屋里整齐干净的让柳雅失望。本来就没有什么家具的木屋因为连铺盖都打包带走了,所以显得更为冷清空旷。面对着干净的床板,柳雅心里都是一阵又一阵的发酸。

    二姐,这里有一封信。小树儿的声音响起。

    柳雅赶紧回头,就见小树儿指的是门后面的那一面木板墙。正是她当初和沧千澈在上面画记号、量身高的地方。在那里果然有一封信,用一根竹签钉着。

    柳雅快步的走过去,将竹签拔出,取下了信封。还没看信,先看到的是信封后面盖住的一条深深的划痕。看那划痕还带着白木茬,应该是刚刚才划上去不久;而按照这个高度来算,应该是沧千澈现在的身高。

    这,应该就是沧千澈留给她的,最后的纪念了吧。

    打开信,内容是很简单的几句话而已:雅儿,我舍不得与你告别,只能悄悄地走,你的背影足以令我思念很久了。琴留下,我一定会回来娶的。

    娶的?取的?柳雅眼眶一热。这应该不是沧千澈写错了字啊。那就是他另有心意了。

    这个笨蛋,明明说了不让自己等他,却还留下这么一个字条,和跟自己要一个约定有什么分别?

    小树儿,你知道去京城的路要走哪边?柳雅突然转身问小树儿道。

    小树儿想了想,道:不应该是走村里的那条路,那样要绕过山再转过镇子

    沧千澈说的有道理,小树儿也知道柳雅不可能轻易就跟着沧千澈离开的。可是又总是觉得不甘心,一撇嘴道:我只是觉得,你马上要走了,我也就要去城里的学堂了,家里除了大姐就是二姐,爹的腿还不好,没有个男人照应着怎么行呢?

    柳雅知道小树儿的心意,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二姐打架一个顶仨,家里的活大姐也都能干;爹坐在轮椅上干活,什么都不耽误。你可不要觉得家里没有你们两个就不行了。

    沧千澈和小树儿对视一眼,都觉得柳雅这话说的也是没毛病啊。似乎,还真是没有了谁都是一样过日子。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