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1003章 狼王出现

    小树儿让马儿慢慢的朝家里走去,他想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抛开了心里沉重的包袱,面对另一个崭新的自己。

    远处家的方向,一点橘红色的光亮微微跳动。小树儿的神情一震,心也跟着一暖,那是家里灯杆上的小油灯啊。而油灯此时就是在为他亮着的吧?

    小树儿跳下马背,放开了缰绳,迈开双腿朝家的方向跑去。用尽他最后的力气冲到家门口,就看到柳雅面带着微笑,站在门前等着他。

    二姐小树儿直接扑了过去,一头扎在柳雅的怀里,感受着家人的怀抱和温暖。

    柳雅轻轻环住小树儿的身子,手在他的背上一下下的拍着,道:回来的还不算晚,我刚刚把人参粥熬好。

    人参熬粥?小树儿终于笑了,这个粥该是挺矜贵的吧。

    柳雅点点头,道:你也长大了,是该好好的补补身子了。男人嘛,可不能外强中干哦。

    二姐,我是不是你弟弟?怎么能这样的说我。小树儿的脸色有些发臭,就算他年纪还不大,可是对于这样的形容还是难以接受的。

    柳雅笑着在他的头上拍了一记,道:毛都没长全呢,还敢计较二姐怎么说你?我是医者,有病的人我要积极治病;没病的人给你们好好补身,这些都是我的责任范围之内。走吧,人参粥熬好了,热水也烧开了,你先洗个澡,我给你把粥晾上。

    小树儿看看自己那一身的灰土和手上、袖子上的血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感谢还有二姐在深夜里等着他回来,感谢二姐什么都没有问,就给了自己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柳雅又拍了拍他的头,道:别傻站着了,跟我进屋吧。不会是现在想要让二姐给你擦背了吧?

    不,不用。我冲一下换件衣服就好,这么晚了,不用费事泡澡了。小树儿说完,松开柳雅就朝旧房子那边跑去。来到井边打上一桶水,直接就兜头盖脑的浇了下来。

    柳雅跟着跑过来,看到小树儿这样冲澡有些哭笑不得。怕他淋了冰冷的井水生病,可是又明白他心里难受,想要用着井水使自己清醒过来。

    因而,柳雅就只是取来了一块布巾,静静地在旁边守着小树儿。

    等到小树儿用冰凉的井水把自己冲洗干净了,柳雅才走过去。用干净的布巾裹在他的身上,同时给他擦拭着冰冷、滴水的头发,道:看来,我的人参粥里还要再加几味药材了。

    一大滩血迹之中,仅留下一些破碎的衣物和一个沾满了血迹的包袱。一只强壮健美的黑色巨狼从树林深处走出来,那一身光亮如缎面的皮毛在月光下散发着华美的光亮,优雅的步调带着王者的气势。

    这是一只狼王,它正直青年是去年才来到这里的。但是它的强壮和智谋足以弥补它年龄上的缺憾,使得它一举夺下了狼王只为。

    当这只黑色的森林狼嗅到人类血腥的气温的时候,仰天嚎叫一声,巨大的狼爪将近处的一只狼掀翻在地。它是不吃人的,从来也不会伤害人类。

    即使有人在山上迷路,误闯入狼群的领地,它都会阻止手下的狼群伤害人类。它在骨子里有一种感觉,就是人类曾经给予它的很多很多。

    当狼王走到血迹中央的时候,那留下来的包袱令它微微疑惑,金色的狼瞳里满是惊讶。一只狼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使得它简直犹如一个情感丰富的人。

    狼王用爪子拨了一下包袱,再次用鼻子凑近了嗅嗅上面的气息。包裹里的东西带着一丝它熟悉的味道,但这个味道却不同于这摊鲜血的气味。

    狼王再次显出疑惑,又看了看那一滩血迹之后,低头叼起了沾着血的包裹,一个纵跃跳出老远,然后就飞快的朝山下跑去。

    它的身后,一大群狼紧紧跟随着。它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王要去哪里,对那个人类的包袱为何如此执着。

    跑到山脚下的时候,狼王停下来,叼着包裹四处找寻着。终于,它嗅到了一些气味,便飞快的跑过去,将包裹放在一旁,在一块石头下飞快的挖了起来。

    但是挖了一会儿,当它看到下面插着的是一把剑的时候,表情丰富的脸上再次充满疑惑,继而填土把剑埋了回去。

    周围聚集过来的其他森林狼始终是一脸的不解。它们的智商完全不能够明白狼王的意图,除了本能的服从和跟随,起不到其他的作用。

    狼王看了看包袱,又低头在地上嗅了嗅一路延伸出去的气味,猛地朝它的狼群发出命令似的嚎叫。

    狼群一愣,互相看了看,继而同时发出嚎叫,转身朝山林奔去。很快,狼群便消失在夜色的山林之中。而原地就只剩下了那只强健的黑色巨狼。

    那双金色的狼瞳里,特属于狼的野性和嗜血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埋在骨血里的温顺和忠诚。就连那条黑色的尾巴都开始弯曲,然后慢慢的摇晃了一下、两下,继而灵活的左右摇摆起来。

    狼,是不会摇尾巴的;而摇起尾巴的,应该是狗!

    狼王摇了一会儿尾巴,再次叼起了地上的包裹,继而朝着地上的马蹄足迹追了下去。不管夜色深沉,不计路途的遥远,它终于找到了自己一直都在找寻的人。

    小树儿一再用力的催马,让夜风不断的刮过自己的脸颊,让风把睁大的眼睛刺痛。心本来如夜一般平静,但是脑海中仍然不断重复着他剑上滴血的画面。

    好在,他终究是没有动手,否则他将一辈子难以洗脱心灵的自责吧。

    终于,不停不斜的狂奔使他汗流浃背,让他全身的骨骼和肌肉都好像被打散了一样。但是这样的劳累反而令他感觉舒畅,似乎心灵的伤痛也随着汗水、疲惫都流走了。

    再次回到屏山村,他拉起缰绳,让马的速度放慢。马蹄踏上村头的小路,只发出轻轻的踢踏声。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