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第577章 山洞里的囤货

    那就好。也谢谢你家大姐如此大度,麻烦柳姑娘替我说一声道歉的话吧。徐晨明说完,这才出门上车去了。

    徐晨明走了,柳雅才关了院门进了厨房。小树儿已经坐在桌边啃上馒头了。一见柳雅进来就道:二姐,我真是饿了,先吃两口馒头垫垫底。

    嗯,没事,你吃吧。这午饭都要拖到晚饭的时间去了。柳雅说着,洗洗手也坐到了桌边,一边给小树儿夹菜,一边问柳絮儿道:大姐,你的手好点了没?徐晨明走的时候,还一再的道歉呢。

    柳絮儿听了,也看了看手背。刚才盛饭之前她洗过了手,沾了点水的伤口稍微有些发红,不过血也没有再流。便道:没事,现在看看也是小伤,划破点皮而已。

    柳雅还是叮嘱道:大姐,你的手尽量少沾水吧,别真的落下疤了。

    嗯。柳絮儿答应着,给柳雅也递过一个馒头,姐弟三个吃了起来。

    外面的雨又下了一天一夜,才停了半天,太阳都还没出来呢,就又飘来一块云彩,又落下一阵大雨。

    柳家的茅草屋已经有些地方开始渗水了,要不是之前顾师傅帮忙把坏的太大的一些地方修补了一下,四平又帮忙在屋顶铺了一层茅草,估计都撑不了这么多天,早就该四处滴水了。不过另一边已经盖了新房子,这房子也没有好好修葺的必要了。撑过这阵雨,等徐晨明打好了家具就搬家。

    这样的天气,不管是新房子那边,还是小水铺那边都没法开工。春妞和四平倒是还每天过去,因为常常路过的客人都是要吃一顿午饭再走的,尤其是雨天客人更想要歇歇脚了,就一直都是冒雨坚持着。

    柳雅没有去小水铺那边帮忙,倒是带着小树儿趁着雨小了就去山上看看。小树儿领着柳雅去看了他后来找到的那个山洞。

    柳雅实在没想到,小树儿竟然出乎意料的能干。这后来的山洞比之前他们找到的那个大了一倍不止,而现在里面的果木柴火都已经快要堆满了。只有中间留出一条过道,两边都是捆好的木柴。

    而且小树儿很细心,大块的木柴捆好了放在左边,细一些的树枝放在右边。按照小树儿自己的说法,木柴上了尺寸,价钱也是不一样的,大块的当然就贵一点,细小的柴火价钱便宜点。

    柳雅看过了不由得惊讶道:小树儿,你这是快要把这片山上的果树都砍了吧?

    哪有啊。咱们这里叫屏山村,前后左右都是大山。山里除了酸枣木就是山梨木,大片大片的长在那儿,我要是砍光了,一座山就得秃。可是二姐,你见着哪边的山秃了?

    小树儿说话挺逗的,柳雅就跟着笑了。又问他道:那你说,山上的果木现在淋了这么多天的大雨,是不是已经不能再当柴火烧了?

    柳雅看到徐晨明有话要说,就直接问道:还有什么事,请直说吧。我们家既然用你做工,那就是极信任你的,你也不要拘谨了。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

    徐晨明听了连连摆手,道:不是的,柳姑娘你误会了,我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是想请柳姑娘有空的话去镇上和我师父说一声,就说我确实是在你这里做活的。我今天带着工具出来的时候,师父不相信,还骂我说是不是在外面跟着别的师父了。柳姑娘你不知道,我们这些学手艺的,最忌讳的就是不尊重师父,偷偷的跑去和别的师父学。

    柳雅明白,这个徐晨明的师父也是个老古板,觉得自己教出来的徒弟就要事事都跟他招呼,就连做活的风格也不能有所偏差,所以才会一直都觉得徐晨明做的不好。而且徐晨明也说过,他师父不准他出师,就连自己去做活都要师父同意。

    柳雅承认自己确实忽略了这一点,没有去找他师父好好的商量这件事。而一直以来都是徐晨明自己来回的跑,确实有点怠慢他师父了。

    柳雅便道:这件事是我疏忽了,本来打算让你正式开工之前就去说一声的。可是我一直忙着,实在把这件事给忘了,是我没有考虑好。这样吧,这几天下雨,我也不便出门。下月初一我去送我弟弟到古榆树镇,回来的时候顺便去你师父那里,行不行?

    徐晨明立刻点头道:行的行的。其实我跟着师父这么多年,师父也只教了我一个徒弟,他还是盼着我好的。只要师父不误会我就好,柳姑娘你什么时候顺路去说一声就可以了。

    柳雅点点头,又问道:那我去的时候,把你的工钱给一半你看行不行?直接教给你师父,你有没有意见?余下的一半,就等你做完了活之后,交给你了。

    柳雅之所以这样说,也是为了让徐晨明的师父能够信服。毕竟,随便找个人来冒充东家还好办;可是东家真的给了银子,就证明徐晨明没有说谎。

    徐晨明听柳雅这么说,连连道谢道:柳姑娘想的周到,就是这样我实在不好意思了。才开工就收钱,没有这样的规矩啊。

    柳雅道:没事,你只要好好的做活就行了。如果干的不好,余下的那些工钱可是要扣掉的。

    没问题,就是这样的道理。我做的不好,柳姑娘你立刻就说,我马上就可以改,若是实在造成了损失,或者说我多浪费了木料,柳姑娘你都可以在我的工钱里扣除的。徐晨明这样说,也真是很实在了。

    柳雅也再没有别的问题了,就算是把这件事给定了下来。

    徐晨明又连声道谢,才准备出门了,看来也是真的急着回去。不然再耽搁下去就真的晚了,这下雨天赶夜路,也实在不方便。

    可是走到门口,徐晨明又回头看了一眼,继而一脸内疚的道:柳姑娘,你家大姐的伤

    柳雅道:没事了,我说了大姐不是那么娇气的人,更不是小气的人。她也知道你制止她的时候是一番好意,这是个意外。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